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逍遥小散仙 第十集:情迷意乱 第四章 突围

时间:2018-05-16
这结果连小玄自己都感意外,他无暇细想,便朝坠地的吞天大将军掩去。
  吞天大将军一蹦而起,两条铁柱似的巨臂怒挥狂砸,周围的残墙断壁顿如泥糊纸扎般坍垮破碎,声势惊人。
  猛听「哧喇」一声,小玄的衣襟给吞天大将军左臂的爪套撕开大片,鲜血从胸膛飞溅而出,但他仿若不知,只一味往吞天大将军的防御圈里强行突入。
  吞天大将军咆哮一声,胸腹间纹刻的饕餮骤然鲜艳起来,顶上青光闪耀,一头庞然巨物隐隐显现。
  但小玄已突破了防守,贴靠着他的庞大身躯用殛魂盾一轮疾拍狠砸,暴出声声沉闷而结实的声响。
  吞天大将军痛嚎连连,他有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护体魔功,但此刻全然不起作用,每挨一记,身上便似给雷电轰着,五脏六腑皆尽颠倒,顶上已经清晰的饕餮影像转而抖颤起来。
  「竟敢伤我师姐!」
  小玄忿怒若狂,虽知是面上的七邪覆作怪,但却半点不能遏止控制。
  吞天大将军又惊又怒,他身型庞巨,最忌这种贴身肉搏,巨腿一蹬疾朝后退,只盼与敌拉开距离。
  但小玄如影随形,疾似飞电般绕着他前后游掠,臂上的殛魂盾灼灼亮起,紫辉越来越盛,在昏暗中异样灿烂眩目。
  吞天大将军大吼一声,顶上的饕餮影像一明一灭,猛地扑噬到了小玄身上。
  小玄用盾一挡,遮护不着的地方衣衫尽碎,蓦感有什么扑面而入,旋在他体内掀起一道奔腾的巨浪,週身真气膨胀似炸,殛魂盾猛地朝前顶出,正中吞天大将军胸腹。
  吞天大将军瞠目结舌,庞大身躯竟被整个轰离了地面,胸腹赫给殛魂盾印出了片清晰的雷纹,纹中细电游窜,不时爆出朵朵电火。
  小玄右臂疾挥,缚魄链便如一条紫龙般追上空中,紧紧地缠锁住了吞天大将军。
  吞天大将军探爪捉链,正欲挣夺,谁知链上倏地传来一股奇力,登时如遭电殛通体俱痺。
  小玄掠眼正拨弹着琴的银髮人,手臂猛地一扯一甩,将困锁空中的吞天大将军抛了过去。
  午十微微一歎,人与悬浮身前魔琴齐齐朝旁移开,堪堪避过了小山般砸至的吞天大将军。
  他的手仍在继续拨弹,但琴音已起了一丝难以察觉的紊乱。
  易寻烟何等修为,立时捉住了这稍瞬即逝的机会,真气猛地摧鼓,终于摆脱了琴音的压制,倏从地上飞起,轻烟似地飘晌午十。
  午十疾朝后退,勾剔拨弹十指齐抡,一面拦在他背后的墙壁毫无徵兆地如粉垮下。
  易寻烟紧紧追随,一条气龙已在袖间隐隐形成。
  兔起鹘落间,两人一前一后飞出了客栈。
  小玄转身,奔回李梦棠跟前。
  李梦棠吃了一惊,本能地朝后缩去。
  此时的小玄目赤如血,週身衣破,裸露的肌肉块块怒贲,加上狰狞可怖的七邪覆,模样的确吓人。
  「能走么?」
  小玄问。
  虽然声音异样嘶哑,但还是令得李梦棠心头莫名一跳,暗自诧异此声为何似曾相识。她点点头,抓紧木母弓,强撑着站起,谁知腿还没直,便又软软坐下。
  小玄突倾俯下身,一把捉住了她的纤腕。
  「你……你做什么?」
  李梦棠惊慌道。
  小玄将她拉起,不由分说背在背上。
  李梦棠这才明白他要带自己离开,玉颊不觉红了起来,怯生生问:「你是谁?」
  「搂紧我!」
  小玄道。
  眼下别无他法,李梦棠只好将木母弓收入随身法囊,然后环臂揽住他的脖颈,身子却僵着,尽量使胸脯与对方的背部保持一定距离。
  小玄背着她向外冲去。
  一出客栈,立有许多邪尸嘶叫着扑来,小玄右手挥甩,缚魄链电般劈出,立将最前的几个邪尸鞭飞出去。
  但是更多的邪尸发现了他们,纷纷挥舞兵刃朝这边扑过来。
  小玄腾身而起,时上屋顶时落地面,一边御敌一边张望,然却不见崔采婷等人的身影,而追击午十的易寻烟也不知所蹤。
  李梦棠则趁隙闭目调息,在他背上抓紧时间运功自疗。
  周围的邪尸愈来愈多,小玄来回冲杀,每干掉一个便感有道神秘的东西扑入身体,在体内汇聚成一股奔腾的激流,令他如怒似狂,週身肌肉紧绷得近乎痉挛,出手益发勇狠猛烈。
  邪尸如潮涌至,可是无一能近,稍给缚魄链触着,便即摔跌出去,甚者肢离破碎。
  黑云之上。
  众邪皆盯着下方,面上无不动容。
  「果然在这。」
  小魔君突然轻轻地笑了起来,青白的脸上现出一丝狰拧。
  「追蹤鹿蜀之法乃小人的家传秘术,绝对不会出甚差错的。」
  趴跪云上的贺天鹏忙道,一脸卑恭谄媚。
  绮姬冷冷地盯着他,一抹寒色于目中悄然掠过。
  「那面具好像是七绝圣覆……」
  众邪中有人道。
  「没错,绝对就是圣覆,当年本座见过的!」
  立有人接口。
  众邪一阵骚动。
  「把那小狐狸拿了,要活的。」
  小魔君有气无力道。
  一旁的卜长老点首,正待开口,却听小魔君又道:「还有,七绝覆乃本界圣宝,绝不允有半点损伤。」
  卜长老躬身应喏,突地提声喝道:「七残听令!」
  李梦棠运功自疗,她在治疗术方面有独特造诣,所受的伤虽重,但幸未伤及根本,没过多久便已恢复了些许。
  突然闲,她面庞骤热,似给什么物事泼着,睁眼一瞧,赫见背着自己的神秘人左肩给割开了道长长的口子,鲜血正从伤处飞洒而出,泼溅在她脸侧。
  一个没有下肢的怪物鬼鬼祟祟地凌空滚过,手中的利钩犹滴淌着血。
  「啊!」
  李梦棠低呼。
  小玄却仿若不觉,怒啸身形暴起,剎那便纵到了怪物跟前。
  怪物举钩迎击,招式古怪滑稽,但却异常刁狠疾迅,瞬与小玄激斗了数合。
  此怪貌极丑怖,不但没有腿脚,脑壳还缺失了大半边,李梦棠蓦地心头一凛,失声叫道:「天残地缺!」
  小玄盾轰链劈,一记比一记痛烈,暴风骤雨般照怪物身上倾泻。
  怪物终似有点招架不住,倏尔藉着小玄的一记重击飞退出去,隐入众邪尸的密集:处。
  小玄不依不饶地疾追过去,手起链落将一个试图阻拦的邪尸劈成两半。
  谁知阻力陡增,邪尸群中突然多了数员魔将,皆俱奇形怪状,肢体五官或缺或残:一个无臂,兵器是一幅刃边披风;一个塌面,使大铁锥;一个无目,手持弹弓;一个无鼻,手掣长短双刀;一个无耳,手舞双钹;一个无舌,空手;将他同李梦棠团团围住。
  小玄叱咤挥链,但见电火四爆,几员魔将先后震开,然而其余魔将立将空隙填补,继从四面八方逼迫上来。
  李梦棠环扫望去,很快就从这些魔将的体貌及兵刃判断出他们的来头,不禁越瞧越惊:「这七个魔头竟都全来了!」
  原来这七将原乃地界各霸一方的七个大魔头,除了天残地缺,余者名为两袖清风、没脸见人、目中无人、沆瀣一气、充耳不闲、哑口无言,合称七残邪煞,个个心狠手辣喜嗜杀戮,在哪现身,那里必是腥风血雨生灵涂炭,极为正道愤忌,在被七绝魔君收归七绝界之前,天道阁与辟邪宫曾经数次设伏围剿,俱未成功,没想今日竟然齐现于此。
  小玄身陷重围,然却半点不惧,在群邪当中左冲右突,渐从地面斗上空中,杀得性起,竟然盾链齐出只攻不守。
  在他背上的李梦棠瞧得直吸凉气:「以一敌众,却用这等打法,岂不是自寻死路么!」
  果不其然,小玄很快便挨了一下,左腿外侧给沆瀣一气的短刀拉了长长一道,但他左臂盾出,迅如雷电地砸在对方身上。
  群邪蜂拥而上,兵刃齐递,小玄接连挂綵,顷刻之间已是浑身染血,但他依旧神勇无比,于凶险当中顽强反击。
  「右后!」
  李梦棠倏地惊呼。
  一幅绘满诡异符纹的披风无声无息地飘了过来,寒芒凛冽的刃边几乎割着小玄的脖颈。
  小玄暴然回身,猛地提链一卷,只听叮叮密响,缚魄已跟披风绞做一处。
  突然间「锵」的一声钹响,小玄只觉脑瓜里似给什么有形之物重重地斫了一下,神智蓦地模糊。
  后边的李梦棠亦受波及,虽非首当其冲,但因伤势甚重,根本无法抵御,猛感一阵晕眩,搂抱小玄的手臂顿松,自空坠落。
  小玄忽觉背后一轻,迷糊间急反臂捉去,但听「哧喇」声响,却只抓着一截撕裂的罗袖,这时旁侧金光大绽,一对金钹飞旋削来。
  小玄怒喝,瞬将真气提至极限,缚魄登时龙般昂跃,紫芒耀处,赫将相绞的符纹披风硬生生撕下大片来,顾不得削至的金钹,调头就朝下方掠去,直追疾坠的李梦棠。
  金钹便似长眼睛般凌空一折,如影随形地飞旋跟来。
  李梦棠出山之后便随雪涵入了天道阁,这几年降妖除魔无数,可谓身经百战,其间遭逢许多凶险,临敌应变已非同寻常,晕眩中心知不妙,当机立断强提真气,拼着真元受损施展腾飞之术以止坠势,孰料祸非单行,倏闻一声咆哮,接着劲风掩至,一个庞巨身影急剧放大,赫是吞天大将军从下方猛扑上来。
  李梦棠花容失色,然而此时已是强弩之末,再也无力抵御,只有眼睁睁地瞧着吞天大将军势若奔雷地猛撞上来,就这千钧一髮的剎那,忽尔腰上一紧,却是给小玄从后提住,这时吞天大将军已经袭至,闪避已是不及,小玄急将李梦棠往怀里一拥,侧身护住。
  只闻「碰」地大响,吞天大将军的巨拳雷霆般轰击在殛魂盾上,小玄挨炸般弹起,总算格挡了一边,但背后空门大开,蓦感剧痛,却是给紧追而至的金钹削着。
  此时的小玄面戴七绝覆,不但战力倍升,就连痛感也大大迟钝,但不知金钹是甚异宝还是钹上附有什么邪力,小玄只觉痛彻心扉,尚未定神,又见旁侧大片符纹舞动,顿时如陷泥沼,身势步法皆难施展。
  这时吞天父将军又至,巨拳霹雳轰击,小玄勉力格抗,以盾及身躯死命护住怀中的师姐,蓦地后腰剧痛,却是又给天残地缺偷袭了一下,锋利的钩子透体而入,险些将他的脾脏扯拽出去,小玄怒喝回击,缚魄闪电鞭出,以快得难以置信的速度劈在天残地缺的面上。
  天残地缺惨哼跌退,小玄后脑蓦地剧震,原来是给吞天大将军的巨拳轰着,这一击非同小可,小玄立时天旋地转地朝下坠落,只是臂膀仍紧紧将李梦棠揽在怀里。
  此时距地面尚有十余丈高,坠势急迫,群邪仍然不依不饶,纷纷疾降追杀。
  眨眼已至地面,李梦棠头朝底下,不由失声惊呼,小玄心头一颤,猛地奋力拧扭,将自己翻转在下,但听「碰」地大响,两人重重地摔砸在地,掀扬起大片尘土。
  因有小玄垫在底下,李梦棠受到的冲击微乎其微。
  「你……」
  她满怀震讶,望着狰狞面具眼眶内的那对血赤眼睛,心底忽然生出一种说不清楚的奇异感觉。
  小玄支撑跪起,「哇」地呕出大口鲜血,忽尔盯着倒映在血中的影子发起呆来。
  「这人到底是谁?为何如此拚命救我?」
  李梦棠凝视着他,满腹疑问。
  空中怪嘶厉啸,群邪追杀随至,四周则是影影绰绰,无数邪尸正围拢过来。
  李梦棠轻歎一声,心中再度绝望。
  「捉紧我!」
  小玄哼吟。
  「啊?」
  李梦棠心头震讶,这筋疲力尽遍体鳞伤的人还要拼下去?
  「快!」
  小玄咬牙低喝,声音嘶哑得有如伤困之兽,他揽着李梦棠摇摇晃晃站赴,鲜血与汗水四下滴淌,自肘关衣角坠入瀰漫的尘埃中。
  李梦棠终于不再犹豫,毅然收紧双臂,紧紧地搂抱住他的肩背。
  小玄忽感大片暖流从两人的挨贴处传来,登时精神一振通体舒泰。
  原来李梦棠不顾伤重,拼着真元受损,对他施展出了如意五行中疗伤效果最强也是最耗费灵力的功法「返枯回荣术」她当然知晓,这般强催灵力,对伤势可谓雪上加霜,然而此人捨身相救,自己又岂能不以命相报。
  小玄低低地念颂了一句什么,倏地拔身而起,矫龙般朝空中飞去,瞬又与群邪激战一团。
  这回越发惨烈,小玄接连挂綵,但围攻的群邪竟亦纷纷莫名其妙地受创。
  吞天大将军突地咆哮后退,他明明距小玄尚有数丈,腹部却骤然破开了条长阔口子,大股鲜血喷涌而出,染得纹于胸腹上的饕餮益发狰狞可怖。
  「锵!」
  又是一声鸣响,小玄怒目回首,在他侧后充耳不闻猛地面色一变,迅舞双钹疾朝后退,似在抵御什么,突地大吼,右肩暴起大蓬血花,旋见一边臂膀离躯而去。
  李梦棠大诧,仔细观瞧,终于发现有条似有若无的虚影在周围飞掠,疾若飞电神出鬼没,所到之处必有邪魔受创,她见识极其广博,却也一时弄也不明白究竟是何物。
  「有古怪!」
  「什么东西!」
  「定是这厮施放的恶物!」
  群邪四下怒喝,他们皆是穷凶极恶的魔头,惊怒之余不退反进,攻逼愈急愈紧。
  各种兵刃从四面八方袭来,小玄紧护玉人,左遮右挡浑身浴血。
  李梦棠见他几次受创,皆是为了保护自己,急叫道:「别管我!」
  小玄哪里肯听,此时的他如狂似怒,对自己受伤浑似不觉,但心中却始终存驻一念,就是决计不让怀里的师姐有丝毫损伤。
  不知群邪是否察觉了这点,突闻「飕飕」数声厉啸,几道乌光直掠过来,却是直奔李梦棠的头部,小玄鞭盾皆出,闪避亦已不及,索性将身子一转,用背挡住乌光。
  李梦棠心叫不好,只听「卜卜卜」的数声闷响,脸庞赫给神秘人胸膛传来的剧震弹开了去。
  小玄一阵踉蹈,回身便朝最近处的敌人扑去,这回更加疯狂,根本不挡避袭至的兵器,任由对方的利刃在砍在肩侧,一盾将之轰砸出去,接下除了为怀中的李梦棠格挡,余者皆攻不守。
  李梦棠震悸欲恸,也全然不顾自己的伤势,拚命催鼓灵力为其疗伤。
  即便如此,李梦裳的医治速度也远远追赶不上小玄的受伤速度,然而此时的小玄心跳如擂血贲似沸,週身肌肉激颤痉挛,只觉道道神秘的东西从四面八方扑来,无孔不入地涌入渗入身体,在体内疯狂地激荡奔腾,令他彷彿拥有了吞天灭地的力量。
  云端上。
  「好像不大对劲,那小狐狸愈战愈勇啊。」
  一个手持幡幢身着大红法袍的老者道。
  「如此看来,玄狐脸上的面具必是圣覆无疑。」
  卜长老道。
  「除了圣覆,小狐狸似乎还有什么厉害异宝相助,七残恐怕拿不下他。」
  另一秃顶绿袍老者道。
  「玄狐一脉总是不容小觑啊……」
  红袍老者歎。
  「圣覆具汲聚七绝之功,恐怕吾界许多的功法为之所克,当另遣兵将方妥。」
  绿袍老者道。
  「吾界中,不为圣覆所克者不多啊……」
  卜长老沉吟,眼角掠了小魔君旁边的绮姬一眼。
  绮姬无意识的咬了咬唇,垂目视云。
  「废话什么!你们全都给我出手,这回绝不容失!」
  坐卧舆中的小魔君倏地怒喝。
  红袍老者疏眉微扬,一脸不以为然,绿袍老者则是面无表情似没听见。
  唯卜长老慢吞吞地躬躯应喏,转向群邪,提声喝道:「欲、妒二部守护少主,怒、恨、虐、傲、贪五部随吾下去捉拿玄狐。」
  言罢,大袖一挥,率众去了。
  云端上立时只剩不到一半的人。
  绿袍老者突道:「午十似乎制不住那天外孤烟,老夫前去助他一臂之力。」
  小魔君不置可否,只阴沉着脸盯着云端下方。
  绿袍老者略微一揖,脚下沉陷,整个人缓缓没入云中。
  小魔君忽侧过脸,朝绮姬道:「你也去。」
  绮姬似正出神,闻言微愕:「我?」
  「你去助卜长老把那小狐狸拿来,要活的。」
  小魔君面无表情道。
  「对哦!」
  另一侧的狐媚美人笑嘻嘻道:「绮姐姐,听人说你的尾巴好厉害的,快去狠狠螫那小狐狸一下吧。」
  绮姬颊骤涨赤,怒容满面。
  狐媚美人吐了吐舌,朝她做了个鬼脸,娇滴滴道:「少主等着吶,姐姐还不快去?」
  绮姬掠了小魔君一眼,猛地飞身而起,掠出了云端。
  半空的激战已臻白热。
  又是数道乌光掠至,将小玄的左肩射得血花四溅,几于同时一把大铁锥轰砸在他的背后,但小玄猛地一个凌空迴旋,左臂的殛魂盾斜斜地斫劈在袭击者的胸口上。
  持锥者正是七残邪煞中的没脸见人,他惊愕地盯着小玄,似乎不明白这人为何承受得住自己雷霆万钧的重击,再望望给殛魂盾嵌入的胸膛,蓦地哀号一声,整个人萎靡软下,抽搐不止地挂在盾上。
  小玄发力一掼,将之甩飞出去,转而逼向十余丈处手持弹弓的目中无人。
  目中无人面上抖了一下,手上弹珠疾发,他虽不能视物,射出的弹丸却是极準,颗颗皆奔小玄的要害之处。
  小玄迅转过身,将怀中的李梦棠移到侧面,提盾一挡,格去了数道乌光,但仍有三颗蕴附着强大邪力的弹丸以弧线绕过殛魂盾,接连射在他的肩膀之上,鲜血登从血肉模糊的弹窟中奔涌而出,但小玄依旧毅然前行,一步步逼向敌人。
  「这人是铁做的么?」
  李梦棠惊呆了。
  就在这时又有一条影子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小玄身后,两只青气撩绕的魔爪照他脑后挖来,其诡异疾迅就是比起骷髅老祖的灰飞烟灭也不遑多让。
  偷袭者正是七残邪煞中的哑口无言,此招名日「鬼哭神泣」乃歹毒之极的绝技,爪上附有损毁诸种护体真气的邪力,中者真气即消粉身碎骨。李梦棠正要叫喊,却闻一声惨呼,哑口无言跟踉跆跆地向后跌退,大篷血花从剖开的胸口喷洒出来。
  小玄头也不回,凌空大步踏向目中无人。
  李梦棠诧讶万分,极目观瞧,这才再次捕捉到先前见过的神秘影子,正从天边流耀的蓝色光焰前一闪而过。
  目中无人抡弓一通狂射,蓦地心脏狂跳,他双目皆盲,瞧不见周围情形,不禁满腹惊疑。
  李梦棠突亦惊悸,原来一波强大的威煞席捲了她,这波威煞异样邪恶,李梦棠此时伤势极重,根本无力抵御,顿然浑身酥痺,就连呼吸也觉十分困难。
  对面的目中无人簌簌发抖,已拉满的弓弦居然不敢放开。这种威煞强大而熟悉。他苦苦思索,忽然间,一个强大且恐怖的影像闯入脑海,令他几乎瘫软下去。
  小玄一声狞笑,两步便跨到了目中无人跟前,李梦棠赫才惊觉这波邪恶无比的威煞竟是从他身上所发。
  日中无人原乃一方魔头,修为非浅,平时也能发威煞遏敌,但此时居然完全无法抵抗。
  周围之敌此刻亦皆莫名胆寒,一个个开始朝后悄退。
  小玄又踏前一步,汹涌澎湃的离火真气注入殛魂与缚魄当中,爆出的却是一串雷鸣电闪。
  目中无人的意志终于完全崩溃,倏地双膝一软,跪倒在小玄身前,中魇似地呼道:「魔君饶命!」
  小玄错愕,猛起一脚将之踢飞老远,他傲然转首,见余敌全都没了影蹤,然而此时的他週身似有无穷的力量与杀欲在沸腾,骤然间无从宣洩,难耐地发出一声低吼。
  这时,高空忽然降下大块黑云,怒涛恶浪般朝这边滚滚涌来,尚在百丈之外,便有各种各样的威煞铺天盖地扑袭而至。
  李梦棠面色大变,自打出山以来,她还从未遇见过这般强大的威煞。看来,七邪界倾巢而出了,印象里,这在近百年来还是头一次。
  小玄通体激颤,战欲成倍递增,血赤着眼就要朝前冲去。
  「不行!」
  李梦棠惊呼。
  小玄冲势一滞,剎住了脚步。
  李梦棠艰难道:「这波敌……敌人非同小可,当中怕是有七邪界元老级的大魔头,你只一人,硬拚不得。」
  小玄从来最听这师姐的话,此际虽处狂暴之中,但心头仍余一丝清明,不由迟疑起来。
  「快走。」
  李梦棠软声央道:「你已多处受伤,莫再强撑了好么?」
  小玄凝望着她,不觉暴戾大减,血赤双目倦涩似地瞇了一瞇。
  李梦棠也望着他,心底暗暗疑讶,又道:「我师父她们不知突围了没有,你带我去找她们好么?」
  小玄心中一惊,猛然担忧起来,急将她转负背上,调头就奔。
  黑云滚涌愈急,潮水般从后面飞速追来。
  李梦棠转首四望,忽抬手指了个方向:「那边好像没什么敌人,往那边走!」